51虹马网
潮流gay生活社区

差一点!我把好友的男友睡了

眼镜从前到小酒馆总是三人行。

他、大哥、阿辉。

阿哥和阿辉是一对,听说在一起很久了,一直来了都直接坐一排。

两个人靠得紧紧地,皮肤隔着衣服贴在一起。

眼镜单独坐一排,哦,为什么叫他眼镜,其实我并不清楚,他并不近视,不戴眼镜。

只是我听大哥他们一直都叫他眼镜,所以我也跟着这么叫他。

“老板,喝酒!喝酒!”

我正低着头伏在前台玩手机,忽然有人在店里吼。

“来了!”

我一听声音便知道是眼镜来了,他的声音很喑哑,倒说不上烟嗓,没有颗粒感。

我起身给他寻了一个位置让他坐下,今天生意不错,五张桌子坐了四桌,只剩下临窗的那桌。

“快坐,今天怎么一个人,大哥他们一会要来吗?”

“不来……今天就我一个人……”

眼镜说话的声音嘟嘟囔囔,我刚靠近他时就闻到一股醉人的酒气。

“你在外面喝了才过来的吗?”

“是的……一会陪我喝点吧……反正今天又没什么人……”

真是喝多了呀,明明屋里现在五张桌子都满了,他还跟我说没有人。

不过还好,来的都是熟客,没酒了他们自己会拿,走时会叫我收钱,不用我担心。

“在外面喝多少了?喝高了没?高了就别喝了。”

“没有……我喝得高吗?我酒量那么好……别废话啦……你快拿酒来……”

“行行行,你说可以就可以吧,不过还是少喝点,一人喝一瓶吧,我给你泡壶茶。”

我没等眼镜回答,转身去拎了两瓶酒,泡了一壶热茶,桌面上热气腾腾。

“心情不好?今天?”

“恩……出了点事……你陪我说说话……”

眼镜的眼睛那么红,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门口哭过才进来。

他坐下,屁股刚沾着板凳身子像是一团加了水的面团,软踏踏地陷了进去。

见这状况,我没有给他开酒,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去。

“茶烫,你慢点点喝,慢慢说吧,我听着。”

眼镜两只手合着搁在桌子上,下巴和右边的脸贴着手趴着。

· 2 ·

果然!眼镜的故事果然和大哥和阿辉这两个没来的人有扯不掉的关系。

他们三个人认识三四年了,在眼镜大学刚毕业回家的第一年某个饭局上。

眼镜说他暗恋大哥差不多有三年了,刚刚,他差一点点就和大哥发生关系了。

???我凑过去半截身子,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情况???”

我怕我听错了,眼镜的头撑了起来,他瞥了我一眼,说。

“你没有听错……我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和大哥发生关系了……”

“大哥不是和阿辉在一起吗?你们不都是朋友吗?”

“恩,所以我才说是差一点点啊。”

草,我是真不想听了,不是我不八卦,而是圈子小,有时候有些事情不知道可能会好一点。

不过我没拦住,眼镜自己就讲开了。

· 3 ·

眼镜说。

今天大哥和阿辉吵架了,气冲冲地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他们吃饭刚坐上桌子,屁股都没坐稳大哥就让服务员上了两箱酒。

碗筷都没来得及摆,大哥“砰”地开了两瓶酒,一口气干了一瓶开始跟眼镜埋怨。

“你不知道啊,阿辉今天又跟他前任见面去了。”

“啊?”

“是啊,他们俩又见面了,说是有什么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分手了,阿辉对他没什么,但就是不舒服。”

眼镜以前也听大哥抱怨过这件事,阿辉和他前任是高中的同学、初恋。

只是后来上大学了,两个人异地了半年分开了,也是这样,阿辉才认识大哥。

前任、初恋,这两个词对于事中的俩人是皎洁的白月光。

但对于现任吧,很多时候则变成了一根又长又尖的刺。

大哥说。

“我不是不理解,我只是不舒服,我也跟阿辉说过,不喜欢他们见面,可他不听。”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

“还能有什么事情,还不就是他那个鬼初恋最近正和人闹分手,心情不好,你知道的啊。”

“恩,我是知道的,只是,怎么说,阿辉不是那种人。”

“我当然知道阿辉不是那种人,要不我现在还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跟你喝酒,早就撵上去了!”

“那你还气个什么劲?”

“我是气,我明明都跟他说了我不喜欢他们见面,阿辉他却明摆着没把我的感受放在心上。”

“……”

“这么说吧,前任这个东西,分开了就应该乖乖地在心里给他竖块墓碑,写上死亡时间,清明过年上坟见了也别去烧香了。”

“也不是这么说的,阿辉这人心软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心软,可是你想,我知道他心软,他前任不也知道他心软吗?”

“所以呢?”

“所以其实有一天吧,我趁阿辉睡着了,用他的指纹解锁了他的手机看了他的微信。”

“草,这不好吧。”

“呵,我在拿他手机前吧,我也觉得不好,甚至会心虚,可当我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我就不心虚了。”

“阿辉和他前任搅在一起了?上床了?”

“我不知道他们上没有上,但是吧,那聊天记录真的很暧昧,看得我都有点恶心了。”

“是阿辉对他前任很暧昧吗?”

“不是,是他前任对他,喊的还是什么辉辉,老子都没这么喊他呢,草。”

“那你问阿辉了吗?”

“我没问,觉着吧,这么都这么多年了,问这个又好像有点太把那烂货当回事了。”

“那你就别当回事呗。”

“我是不想当回事的,只是那些事情吧就搁在心里,大也不是很大,可说很小也不小,芝麻绿豆似的,卡在喉咙,想吃鱼不小心卡了鱼刺。”

菜端上来了,眼镜没有说话,伸了筷子夹了一筷子菜,吃了。

对面的大哥又端起了一瓶酒,一口气喝了,面前的碗筷塑料薄膜都没有撕开。

“和阿辉在一起久了,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真和他没什么激情了。”

“啥意思。”

“就你听的那意思呗,我们现在一周吧都不一定有一回性生活了,阿辉说嫌灌肠麻烦。”

“他说的也没错,的确蛮麻烦的,尤其是灌肠半小时,做爱五分钟。”

“草!老子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撇火药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说实话,其实我吧,对阿辉也没什么冲动了,摸着他跟摸自己没差。”

“恩,可能是新鲜感没有了吧?”

“有可能吧,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个样子?”

眼镜从桌子中间的菜碟里扒拉了两筷子,吃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答,他没有过很长久的恋爱。

“我不知道。”

眼镜跟我说,他最漫长的,最深的喜欢大概就是当时这一场正在发生着的暗恋。

对象还是坐在他对面这个正在抱怨和男友性生活频率过低的人。

“有时候吧,我甚至在想现在网上不是很多什么开放关系嘛,干脆我就和阿辉也开放得了。”

“那怎么没想着分开?”

“恋爱不都一回事吗?开始的时候都是一夜七次,后来时间久了不都是七夜可能没有一次。”

“……”

“再说吧,时间久了,激情没有了,感情总是沉下来了吧,那么厚,也舍不得啊。”

眼镜说他听到大哥抱怨阿辉时,心里的感受是两面的。

一面是他暗恋这个人,所以想着可能他会分手,他会单身,自己可能有机会轮替的喜悦。

另一面他和阿辉、大哥都是共同朋友。

作为朋友吧,道德上总该是劝和不劝分的吧。

再说,这些年里,他眼里瞧着,阿辉和大哥的感情不差。

喜欢一个人,作为他们的朋友,都应该总是希望看见喜欢的人、朋友是幸福的吧。

眼镜喝了一杯茶,我给他又倒了一杯,他脑袋从桌子上撑了起来。

手里端着茶,眼眶里的红色稍微褪了点潮,清亮了不少,他看了看我,问:

“是,我承认我看着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有坏心眼,有私心,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想和他在一起,你说是吧。”

“恩。”

“但是,我想我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是也只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你信我吗?”

很多喝酒的人在醉了后都喜欢问我这样的问题,很多时候我都选择不回答。

因为我不知道。

但这一次,我回了眼镜,“我信你”。

· 4 ·

我回答眼镜我信他是有原因的。

我到现在都记得在我开店的第二年冬天吧。

眼镜、阿辉、大哥三人还有三五个朋友在一个深夜来我店里。

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他们在其他地方都喝了一巡了,一堆人进来乌泱泱的,醉气熏熏。

眼镜那天拎了一个蛋糕,他们叫我喝酒,我没去。

我坐在前台有一搭没一搭听他们聊天,听出来那天是阿辉和大哥恋爱五年的纪念日。

开蛋糕点蜡烛的时候,一群人都怂恿着要大哥和阿辉舌吻,眼镜那低低的声音闹得最大。

那天他们玩到很晚,人们来了又走了,最后一堆人都走了,只剩下眼镜一个人接着喝。

我问眼镜。

“这么晚了,他们都走了,你还不走吗?”

“酒还没喝完,我再多喝点,不然不是让你这个老板占便宜了。”

眼镜自己说完还没等我说话,他又补了一句。

“我开玩笑的。”

然后笑了一下,只是那点笑很苦,像夏天的小学回家看见家里的饭桌上摆着的一盘苦瓜。

“哎呀,我知道!不过酒没喝完存在这里下次还能喝嘛。”

“没事,你是不是要打烊了。我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

眼镜低着头,说了自己就哭了,只是他大概是怕我瞧见,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眼泪。

“怎么了?喝多了吗?”

“恩,喝多了。没事,我先回去了。”

我现在忽然记起那一幕,当时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一下子都明白了。

如果我是眼镜,和喜欢的人可以经常在一起。

不过同时在一起的还有我喜欢的人他的对象。

我们一起喝酒,我们一起吃饭,在他们的纪念日,我也是最卖力起哄要他们接吻的那个人。

我也很好哭吧。

这样的人说他不是坏人,问我信不信,我信的。

他只是一个可怜人。

· 5 ·

菜上齐了,眼镜都吃了一碗饭了,对面的大哥还是一颗米都没有吃。

空着肚子喝了四五瓶急酒,眼神都开始跳起了舞,找不着路。

“其实你喜欢我很久了吧?”

眼镜说,他当时真的没有什么惊讶。

喜欢这个东西它是实实存在的物质。

我喜欢你,我身上所有柔软的,美好的,细腻的原子细胞都咕噜咕噜朝着你的方向涌去。

如果你被一个人真真的喜欢着你是会有感觉的,那是怎么都藏不住的。

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有预感大哥知道他喜欢自己。

“恩。”

他没否认,这又怎么否认,大哥约他,他从来没有鸽子,很多次家人打电话催他回去。

可因为陪着大哥,他都是没听,都是要把他们两个送回家再一个人打车回去。

什么朋友能做得到这种份上,或许一次两次可以,次次都这样,早越界了。

大哥可能没猜到眼镜会这么直接的回答他,没有闪躲,也没有逃避。

他倒是让眼镜的反应给弄得愣了一下。

“怎么了?”

眼镜刨了一口碗里的饭,然后把饭碗推去了一遍砰砰砰连着开了三瓶酒摆在自己面前。

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瓶一瓶的接着喝,好像是要追上什么似的。

饭桌上两个人都没有在说什么,后来两个人结了账出了饭店,互相搀着。

眼镜准备送大哥回家,在马路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正要说大哥和阿辉的住处,大哥开了口。

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眼镜没反驳,他是这么说的。

“是,我是一个没有贼心的贼,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心心念念很久的东西忽然摆在你唾手可及的地方,你真的能忍住不伸手乖乖抄在兜里吗?”

出租车开得很快,三下两下的时间到了酒店,大哥去前台开了房间,钟点房,两个小时。

进了门,大哥先坐在了床上,衣服裤子都没脱,他问。

“你要先去洗澡吗?”

“行。”

眼镜进了磨砂玻璃挡住的浴室,开始脱衣服,刚把外套脱了,准备脱裤子,忽然大哥喊他。

“那个,我想了一下,你要不先出来。”

“好。”

眼镜又出去了,大哥好像清醒了不少。

“我想了想,我们还是别这样,我要回去了,阿辉应该回去了,今天实在是我这个当兄弟的对不起你,是我的错。”

“没事,回去吧,我也回去了。”

“恩,真的对不起。”

“这样也好,我想我要是今天真的和你做爱了,我可能就没那么喜欢你了。”

“恩。”

大哥站了起来,抱了抱正站着的眼镜,只有两秒,两秒后松开手拉开酒店的房间门出去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酒气还在突突地漫开。

我问眼镜。

“所以你是刚从酒店过来的吗?”

“恩。”

他喝了一些茶,现在只是脸上还有点红,眼睛早就不红了。

他看了看我说。

“其实吧,我好像没那么喜欢他了。”

“恩。”

“你知道我什么叫眼镜不?”

“不知道。”

“我以前戴眼镜的,刚认识大哥和阿辉时我还戴眼镜,只是有一回,我们吃火锅时,眼镜溅了油,我取下来擦油,大哥忽然说原来我不戴眼镜好看多了,戴着眼镜老气横秋的,那一个周末我就预约了医院做了近视手术。”

“哦。”

“其实做手术的时候打了麻醉,很迅速,一下子就做好了,一点都不痛的。”

“恩。”

“但是现在吧,明明都过了这么久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痛。”

眼镜说完这句话,眼睛还没来得及红,眼泪就掉下来了。

有些痛,原来是会延迟,会后知后觉的呢。

店里的客人只剩下他一个人,前台的电脑播着歌,配着眼镜低低的哭声,挺让我难过的。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差一点!我把好友的男友睡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51虹马网,潮流gay生活社区

虹马商城51虹马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差一点!我把好友的男友睡了

眼镜从前到小酒馆总是三人行。

他、大哥、阿辉。

阿哥和阿辉是一对,听说在一起很久了,一直来了都直接坐一排。

两个人靠得紧紧地,皮肤隔着衣服贴在一起。

眼镜单独坐一排,哦,为什么叫他眼镜,其实我并不清楚,他并不近视,不戴眼镜。

只是我听大哥他们一直都叫他眼镜,所以我也跟着这么叫他。

“老板,喝酒!喝酒!”

我正低着头伏在前台玩手机,忽然有人在店里吼。

“来了!”

我一听声音便知道是眼镜来了,他的声音很喑哑,倒说不上烟嗓,没有颗粒感。

我起身给他寻了一个位置让他坐下,今天生意不错,五张桌子坐了四桌,只剩下临窗的那桌。

“快坐,今天怎么一个人,大哥他们一会要来吗?”

“不来……今天就我一个人……”

眼镜说话的声音嘟嘟囔囔,我刚靠近他时就闻到一股醉人的酒气。

“你在外面喝了才过来的吗?”

“是的……一会陪我喝点吧……反正今天又没什么人……”

真是喝多了呀,明明屋里现在五张桌子都满了,他还跟我说没有人。

不过还好,来的都是熟客,没酒了他们自己会拿,走时会叫我收钱,不用我担心。

“在外面喝多少了?喝高了没?高了就别喝了。”

“没有……我喝得高吗?我酒量那么好……别废话啦……你快拿酒来……”

“行行行,你说可以就可以吧,不过还是少喝点,一人喝一瓶吧,我给你泡壶茶。”

我没等眼镜回答,转身去拎了两瓶酒,泡了一壶热茶,桌面上热气腾腾。

“心情不好?今天?”

“恩……出了点事……你陪我说说话……”

眼镜的眼睛那么红,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门口哭过才进来。

他坐下,屁股刚沾着板凳身子像是一团加了水的面团,软踏踏地陷了进去。

见这状况,我没有给他开酒,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去。

“茶烫,你慢点点喝,慢慢说吧,我听着。”

眼镜两只手合着搁在桌子上,下巴和右边的脸贴着手趴着。

· 2 ·

果然!眼镜的故事果然和大哥和阿辉这两个没来的人有扯不掉的关系。

他们三个人认识三四年了,在眼镜大学刚毕业回家的第一年某个饭局上。

眼镜说他暗恋大哥差不多有三年了,刚刚,他差一点点就和大哥发生关系了。

???我凑过去半截身子,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情况???”

我怕我听错了,眼镜的头撑了起来,他瞥了我一眼,说。

“你没有听错……我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和大哥发生关系了……”

“大哥不是和阿辉在一起吗?你们不都是朋友吗?”

“恩,所以我才说是差一点点啊。”

草,我是真不想听了,不是我不八卦,而是圈子小,有时候有些事情不知道可能会好一点。

不过我没拦住,眼镜自己就讲开了。

· 3 ·

眼镜说。

今天大哥和阿辉吵架了,气冲冲地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他们吃饭刚坐上桌子,屁股都没坐稳大哥就让服务员上了两箱酒。

碗筷都没来得及摆,大哥“砰”地开了两瓶酒,一口气干了一瓶开始跟眼镜埋怨。

“你不知道啊,阿辉今天又跟他前任见面去了。”

“啊?”

“是啊,他们俩又见面了,说是有什么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分手了,阿辉对他没什么,但就是不舒服。”

眼镜以前也听大哥抱怨过这件事,阿辉和他前任是高中的同学、初恋。

只是后来上大学了,两个人异地了半年分开了,也是这样,阿辉才认识大哥。

前任、初恋,这两个词对于事中的俩人是皎洁的白月光。

但对于现任吧,很多时候则变成了一根又长又尖的刺。

大哥说。

“我不是不理解,我只是不舒服,我也跟阿辉说过,不喜欢他们见面,可他不听。”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

“还能有什么事情,还不就是他那个鬼初恋最近正和人闹分手,心情不好,你知道的啊。”

“恩,我是知道的,只是,怎么说,阿辉不是那种人。”

“我当然知道阿辉不是那种人,要不我现在还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跟你喝酒,早就撵上去了!”

“那你还气个什么劲?”

“我是气,我明明都跟他说了我不喜欢他们见面,阿辉他却明摆着没把我的感受放在心上。”

“……”

“这么说吧,前任这个东西,分开了就应该乖乖地在心里给他竖块墓碑,写上死亡时间,清明过年上坟见了也别去烧香了。”

“也不是这么说的,阿辉这人心软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心软,可是你想,我知道他心软,他前任不也知道他心软吗?”

“所以呢?”

“所以其实有一天吧,我趁阿辉睡着了,用他的指纹解锁了他的手机看了他的微信。”

“草,这不好吧。”

“呵,我在拿他手机前吧,我也觉得不好,甚至会心虚,可当我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我就不心虚了。”

“阿辉和他前任搅在一起了?上床了?”

“我不知道他们上没有上,但是吧,那聊天记录真的很暧昧,看得我都有点恶心了。”

“是阿辉对他前任很暧昧吗?”

“不是,是他前任对他,喊的还是什么辉辉,老子都没这么喊他呢,草。”

“那你问阿辉了吗?”

“我没问,觉着吧,这么都这么多年了,问这个又好像有点太把那烂货当回事了。”

“那你就别当回事呗。”

“我是不想当回事的,只是那些事情吧就搁在心里,大也不是很大,可说很小也不小,芝麻绿豆似的,卡在喉咙,想吃鱼不小心卡了鱼刺。”

菜端上来了,眼镜没有说话,伸了筷子夹了一筷子菜,吃了。

对面的大哥又端起了一瓶酒,一口气喝了,面前的碗筷塑料薄膜都没有撕开。

“和阿辉在一起久了,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真和他没什么激情了。”

“啥意思。”

“就你听的那意思呗,我们现在一周吧都不一定有一回性生活了,阿辉说嫌灌肠麻烦。”

“他说的也没错,的确蛮麻烦的,尤其是灌肠半小时,做爱五分钟。”

“草!老子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撇火药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说实话,其实我吧,对阿辉也没什么冲动了,摸着他跟摸自己没差。”

“恩,可能是新鲜感没有了吧?”

“有可能吧,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个样子?”

眼镜从桌子中间的菜碟里扒拉了两筷子,吃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答,他没有过很长久的恋爱。

“我不知道。”

眼镜跟我说,他最漫长的,最深的喜欢大概就是当时这一场正在发生着的暗恋。

对象还是坐在他对面这个正在抱怨和男友性生活频率过低的人。

“有时候吧,我甚至在想现在网上不是很多什么开放关系嘛,干脆我就和阿辉也开放得了。”

“那怎么没想着分开?”

“恋爱不都一回事吗?开始的时候都是一夜七次,后来时间久了不都是七夜可能没有一次。”

“……”

“再说吧,时间久了,激情没有了,感情总是沉下来了吧,那么厚,也舍不得啊。”

眼镜说他听到大哥抱怨阿辉时,心里的感受是两面的。

一面是他暗恋这个人,所以想着可能他会分手,他会单身,自己可能有机会轮替的喜悦。

另一面他和阿辉、大哥都是共同朋友。

作为朋友吧,道德上总该是劝和不劝分的吧。

再说,这些年里,他眼里瞧着,阿辉和大哥的感情不差。

喜欢一个人,作为他们的朋友,都应该总是希望看见喜欢的人、朋友是幸福的吧。

眼镜喝了一杯茶,我给他又倒了一杯,他脑袋从桌子上撑了起来。

手里端着茶,眼眶里的红色稍微褪了点潮,清亮了不少,他看了看我,问:

“是,我承认我看着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有坏心眼,有私心,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想和他在一起,你说是吧。”

“恩。”

“但是,我想我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是也只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你信我吗?”

很多喝酒的人在醉了后都喜欢问我这样的问题,很多时候我都选择不回答。

因为我不知道。

但这一次,我回了眼镜,“我信你”。

· 4 ·

我回答眼镜我信他是有原因的。

我到现在都记得在我开店的第二年冬天吧。

眼镜、阿辉、大哥三人还有三五个朋友在一个深夜来我店里。

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他们在其他地方都喝了一巡了,一堆人进来乌泱泱的,醉气熏熏。

眼镜那天拎了一个蛋糕,他们叫我喝酒,我没去。

我坐在前台有一搭没一搭听他们聊天,听出来那天是阿辉和大哥恋爱五年的纪念日。

开蛋糕点蜡烛的时候,一群人都怂恿着要大哥和阿辉舌吻,眼镜那低低的声音闹得最大。

那天他们玩到很晚,人们来了又走了,最后一堆人都走了,只剩下眼镜一个人接着喝。

我问眼镜。

“这么晚了,他们都走了,你还不走吗?”

“酒还没喝完,我再多喝点,不然不是让你这个老板占便宜了。”

眼镜自己说完还没等我说话,他又补了一句。

“我开玩笑的。”

然后笑了一下,只是那点笑很苦,像夏天的小学回家看见家里的饭桌上摆着的一盘苦瓜。

“哎呀,我知道!不过酒没喝完存在这里下次还能喝嘛。”

“没事,你是不是要打烊了。我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

眼镜低着头,说了自己就哭了,只是他大概是怕我瞧见,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眼泪。

“怎么了?喝多了吗?”

“恩,喝多了。没事,我先回去了。”

我现在忽然记起那一幕,当时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一下子都明白了。

如果我是眼镜,和喜欢的人可以经常在一起。

不过同时在一起的还有我喜欢的人他的对象。

我们一起喝酒,我们一起吃饭,在他们的纪念日,我也是最卖力起哄要他们接吻的那个人。

我也很好哭吧。

这样的人说他不是坏人,问我信不信,我信的。

他只是一个可怜人。

· 5 ·

菜上齐了,眼镜都吃了一碗饭了,对面的大哥还是一颗米都没有吃。

空着肚子喝了四五瓶急酒,眼神都开始跳起了舞,找不着路。

“其实你喜欢我很久了吧?”

眼镜说,他当时真的没有什么惊讶。

喜欢这个东西它是实实存在的物质。

我喜欢你,我身上所有柔软的,美好的,细腻的原子细胞都咕噜咕噜朝着你的方向涌去。

如果你被一个人真真的喜欢着你是会有感觉的,那是怎么都藏不住的。

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有预感大哥知道他喜欢自己。

“恩。”

他没否认,这又怎么否认,大哥约他,他从来没有鸽子,很多次家人打电话催他回去。

可因为陪着大哥,他都是没听,都是要把他们两个送回家再一个人打车回去。

什么朋友能做得到这种份上,或许一次两次可以,次次都这样,早越界了。

大哥可能没猜到眼镜会这么直接的回答他,没有闪躲,也没有逃避。

他倒是让眼镜的反应给弄得愣了一下。

“怎么了?”

眼镜刨了一口碗里的饭,然后把饭碗推去了一遍砰砰砰连着开了三瓶酒摆在自己面前。

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瓶一瓶的接着喝,好像是要追上什么似的。

饭桌上两个人都没有在说什么,后来两个人结了账出了饭店,互相搀着。

眼镜准备送大哥回家,在马路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正要说大哥和阿辉的住处,大哥开了口。

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眼镜没反驳,他是这么说的。

“是,我是一个没有贼心的贼,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心心念念很久的东西忽然摆在你唾手可及的地方,你真的能忍住不伸手乖乖抄在兜里吗?”

出租车开得很快,三下两下的时间到了酒店,大哥去前台开了房间,钟点房,两个小时。

进了门,大哥先坐在了床上,衣服裤子都没脱,他问。

“你要先去洗澡吗?”

“行。”

眼镜进了磨砂玻璃挡住的浴室,开始脱衣服,刚把外套脱了,准备脱裤子,忽然大哥喊他。

“那个,我想了一下,你要不先出来。”

“好。”

眼镜又出去了,大哥好像清醒了不少。

“我想了想,我们还是别这样,我要回去了,阿辉应该回去了,今天实在是我这个当兄弟的对不起你,是我的错。”

“没事,回去吧,我也回去了。”

“恩,真的对不起。”

“这样也好,我想我要是今天真的和你做爱了,我可能就没那么喜欢你了。”

“恩。”

大哥站了起来,抱了抱正站着的眼镜,只有两秒,两秒后松开手拉开酒店的房间门出去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酒气还在突突地漫开。

我问眼镜。

“所以你是刚从酒店过来的吗?”

“恩。”

他喝了一些茶,现在只是脸上还有点红,眼睛早就不红了。

他看了看我说。

“其实吧,我好像没那么喜欢他了。”

“恩。”

“你知道我什么叫眼镜不?”

“不知道。”

“我以前戴眼镜的,刚认识大哥和阿辉时我还戴眼镜,只是有一回,我们吃火锅时,眼镜溅了油,我取下来擦油,大哥忽然说原来我不戴眼镜好看多了,戴着眼镜老气横秋的,那一个周末我就预约了医院做了近视手术。”

“哦。”

“其实做手术的时候打了麻醉,很迅速,一下子就做好了,一点都不痛的。”

“恩。”

“但是现在吧,明明都过了这么久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痛。”

眼镜说完这句话,眼睛还没来得及红,眼泪就掉下来了。

有些痛,原来是会延迟,会后知后觉的呢。

店里的客人只剩下他一个人,前台的电脑播着歌,配着眼镜低低的哭声,挺让我难过的。

赞(2) 打赏火腿
文章名称:《差一点!我把好友的男友睡了》
51虹马网同志生活全方面网站,同志小说、同志电影、同志帅哥看不停,还可以分享和欣赏同志生活百态,感情交流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